人才招聘
您现在的位置:环球彩票 > 人才招聘 >

国际战略前沿:世界性经济危机 或将不可避免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2-09-11 13:48

【编者按】原创作者:至善道人,授权“秦安战略”号独家原创发布,首发于公众号“国际战略前沿”,欢迎关注。

经济的本质是生产和交换,这首先是源于人是一种生物,人要生存尤其是更好地生存,那么就会产生需求,而满足各种需求就要进行生产;其次是因个体力量太渺小,而需求又多种多样;因此,每个个体都无法产出满足自己的全部产品,从而必须拿自己的某种劳动产品与他人交换;当然,人们为了交易的便利和可衡量,便发明了钱这种等价物做媒介;经济本身是一个不断生产、不断交易、不断消费的循环过程,其原始驱动力正是人们的需求;而一旦需求因各种原因弱化甚至消失,那么,经济循环就会终止,危机的爆发便不可避免,而经济危机导致的严重恶果之一便是大规模战争;如今,我们已经看到,史无前例的世界性经济危机,正在快速迫近。

我们先做个简单说明;假设你在村子里只会种田,每年能收获大量粮食,你需要衣服却不会织布,而邻居恰恰只会织布不会种田;于是,你便可拿粮食换布匹,这样你们双方便都有吃有穿;如果这种交换都在一个村子内完成,这就叫内需;假如你们村子粮食大丰收,大家都不缺粮食,你无法交换,那么,你就只好拿去到隔壁村交换,这就叫做出口;如果对方暂时没东西和你交换粮食,但他又缺吃的,那么,他就会打欠条给你,并说明用这个欠条可以交换到他们村的任何东西,你拿的这个欠条就是外汇;由于,每个村都有这种情况,于是就以村里所有的产品做担保,发行了各自的欠条,这就是货币。

如果遇到灾年,你田里颗粒无收,没东西交换,那么,村子里为了不让你饿死,就会安排你去修桥补路,用自己的劳动换村子里的欠条;然后你拿着这个欠条就可以去换邻居或隔壁村的东西,这个村里安排你去修桥补路发欠条的过程,就叫投资;事实上,人们的需求是永远存在的,只是因为各种原因,导致需求不能被满足,客观导致了需求消失,而这就是“可支配收入”;于是,我们可以看到,刺激内需、促进出口、扩大投资,我们推动经济发展的这“三驾马车”,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增加人们的可支配收入,从而支撑起旺盛的需求;当然,由于各村打的欠条并不都是马上交易兑现,于是,有些村子就利用这个漏洞动起了歪脑筋,想自己不用再劳动,而是通过拼命打欠条换取其他村的实物来过好日子。

推动经济发展的手段

经济活动是为了满足人们的需求,而需求分为两大类,其一是维持生存的基本需求,其二是人们改善生活的多样化需求;基本需求是指维持最基本生存的食物和居所,这种需求是刚性需求但非常小,哪怕一间茅草屋、三个馒头一盘咸菜都可以维持生存;因此,真正的需求是指为改善生活而提出的多样化需求,如吃各种美食、出行乘飞汽车、用电脑手机、住公寓别墅、去旅游健身等;人们的多样化需求无穷无尽,因此,理论上根本不缺少需求,往往缺少的是支撑条件,即可支配收入;很多人因没有足够的收入,所以,想要房子车子买不起,想换电脑手机不舍得,吃喝拉撒都要精打细算;正因如此,使得人们的需求得不到有效释放,使经济发展严重受阻;因此,如何增加人们的可支配收入,就成了发展经济的先决条件;而手段主要就3个:内需、出口、投资。

刺激内需;众所周知,每个人要想获得产品就必须付出对应的价值劳动,也就是说每个人都需要通过工作获得报酬;因此,也就是需要大量工作岗位;由于现代社会高度分工,每个人只能干很少一点事情,因而,越是复杂的产品产业链就越长,参与的工作岗位就越多,尤其是可创造大量高收入岗位;而制造业正是岗位创造大户,像飞机、汽车、高铁、造船、家电、手机等工业制成品,动则数万数十万零部件,不仅极其复杂而且量还够大,于是对上游的钢铁、化工、电子、通讯、物流等都会起到巨大的带动作用;像华为这样的终端高技术公司,就创造了大量的高收入岗位。

有了收入的增加,剩下就是拉动人们去消费;因为,生产的产品只有卖出去,企业才能正常运转,岗位才能不断创造价值,从而持续增加可支配收入;因此,一般通过正反双向拉动,正向推动包括提供各种政策性优惠以及各种补贴,如之前曾多次实施的小排量机动车购置税减免、家电下乡补贴等,就是这种正向刺激消费的突出表现;而反向推动则是消除人们消费的后顾之忧,不必为潜在风险而大量储蓄;如不断完善的医疗、养老等保险体系的构建,就是为了消除人们对未来突发疾病和失去劳动能力后生活的担忧,从而可以放心地进行各项消费;因此,当人们放心地进行各种消费时,即充分享受了美好的生活,同时也拉动了产品的持续生产,进而源源不断地增加了产业链中劳动者的可支配收入;因此,内需是拉动经济的最佳手段。

增加出口;虽然扩大内需是任何国家所梦寐以求的事,但事实上却必须要面对历史落后的现实和国际产业地位;由于当前国际秩序为西方所设计并掌控,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处于产业链的中下层;因此,他们本身就是作为西方国家产业链的配套而存在,不仅无法自己定义岗位和劳动价值,而且即便是现有的劳动岗位,也大多都是在西方的压榨下而勉强存在;因此,整个国民劳动收入都是比较低的,其国民可支配收入更是极其有限;所以,事实上发展中国家的国内的市场是极其狭小的,大量的产品在国内根本无法消化,因此,他们只能将这些产品出口到国外,供外国的消费者享用。

因此,我们看到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,要么出口石油、粮食、矿产的资源,要么出口纺织百货等劳动力密集型产品,水平较高的则出口机电产品;但是无论哪一种出口,其实都没有改变自身作为西方国家产业配套的角色,尤其是西方可以随时以大规模削减本国劳动岗位相威胁;因此,由于无法掌握高技术含量、高附加值的产品,因此,发展中国家即便出口再多也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; 当然,出口的最大价值是,在为国外消费者提供产品的同时,本国也维持了工作岗位和就业,虽然收入偏低,但至少可以拉动经济的持续增长,同时使得相当数量的劳动者的可支配收入获得一定程度增长,并为国家增加了税收。

扩大投资;当国内的内需已经枯竭、出口也极其乏力,靠国内外的消费者已经无法拉动经济增长;此时,国家通常会扩大投资,即通过国家出资大规模进行各种基础建设,由国家创造特定需求,从而增加基础设施关联生产的岗位需求和收入,并使得这部分岗位劳动者的收入获得增加;然后,由这些可支配收入增加的劳动者,去进行其他社会消费,从而再拉动其他行业的经济增长;投资带来的增长其实比较片面,但在内需和出口都受阻的情况下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;但是,投资有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,就是国家财政必须有盈余,否则国家就只能到国际上去举债,通过借钱投资来拉动国内经济。

事实上,环视全球真正财政雄厚的国家屈指可数,原因是绝大多数国家奉行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,因此,基本上都是大市场小政府;资本主义既不让政府过多干预市场,更没有什么产业受政府控制,因此,政府纯粹就是一个靠税收而维持运转的一个服务系统;而当经济下行之时,显然税收会大幅减少,在这种情况下,反而要政府拿更多钱出来投资,本身就是一个悖论;而一旦举债,如果不能快速拉动经济增长,那么就会陷入债务黑洞,甚至将国家拖垮破产,像之前欧债危机时的“欧猪五国”,尤其是破产的冰岛和希腊就是例证;而真正有大规模投资能力的国家,最典型的就是中国,这是由中国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决定的。

军需生产;如果当内需、出口都已经枯竭,国家也无力举债投资,这种情况下就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条就是坐以待毙,坐等国内暴乱推翻政府;另一条就是向内举债,政府主导全国转向军需生产;既然没有需求,那么,国家就利用向国民借来的钱大规模制造枪支弹药,在此过程中,大量的失业人口重新找到工作,另一部分闲余劳动力则大量加入军队;国家经济是重新启动了,但是,政府一方面欠有巨额内债需要还债,而另一方面又生产出了大量的武器装备也需要有人消费;因此,他们通常便会走向武装侵略,通过发动大规模战争,将武器弹药强行让目标国消费,而与此同时,通过战争掠夺大量财富,来填平政府的巨额债务。

因此,第二次世界大战,正是在1929~1933年世界性大危机下催生的;当时,美国通过“罗斯福新政”利用巨大国内市场消化了危机,英法两国通过向广阔的殖民地倾销商品也度过了危机;而德意日三国则既受限于国内市场的狭小,又苦于没有殖民地倾销,因此,就不得不将国家经济大规模转向军需生产;最终结果大家都看到了,三国作为二战的策源地,最终挑起了战争,给全世界带来了深重灾难;虽然二战的爆发是由多重因素共同导致,但经济因素绝对是其中一个最重大的因素。

两种经济制度的巨大差别

众所周知,当今世界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经济制度,即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;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是为资本服务,社会主义经济体系是为人民服务。

资本主义经济通常表现为需求不足;资本体系下,一切的经营生产都是由资本家控制,而资本家追求的只有利润;为了将利润最大化,他们就会对工人进行最大程度的剥削和压榨;在马克思对早期资本主义的描述中,工人甚至童工每天都要工作16个小时以上,对于资本家而言,只要这些“活着的机器”还能动,那就不会多给一个子儿;因此,广大的劳动者绝对没有什么可支配收入;而我们知道,大量产品生产出来是要人来消费的,于是,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矛盾就出现了:大量的产品被产出,却没有人能消费得起;因此,就会出现一边是大量的饥饿人群,一边是大量倾倒牛奶;因此,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就会频繁发生,原因无他,就是因为广大劳动者被极度剥削,没有可支配收入,因此需求被人为地消灭了。

社会主义经济表现为供给不足;社会主义体系下,由于生产资料是由国家控制;因此,其目标追求的是人民幸福而非利润;为了这个目标,所有企业都要拼命生产,因为需求太大了;比如,我们每家每天1斤猪肉,一头猪按100斤产肉,全国按3亿户计算,每天就要吃掉300万头猪;每户一辆车就是3亿辆车;因此,任何一个产品只要乘上人口基数,都将是一个天文数字;因此,改开之前二十多年,由于供给严重不足,使得我们一直处于物资匮乏状态,因此,改开之后,我们引入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,用于刺激生产扩大供给;我们不仅要解决供给短缺的问题,而且还要让所有产品都变成白菜价,唯有如此才能让广大人民消费得起;此外,公有制经济除了为国家提供税收外,还提供了庞大盈利性财政收入,这就为国家在内需和出口之外,实施大规模投资奠定了坚实的财政基础;这也使得我国在任何情况下,都不需要像资本主义国家那样,通过战争来转嫁危机。

全球需求走向枯竭

当今的全球秩序是个极其畸形的秩序,它是在冷战后,由G7这个西方小圈子,作为全球治理的“董事会”,在他们的主导下而构建的;这个秩序大大加速了全球的一体化进程,同时,全球的经济产业结构也迅速成型;其模式便是广大发展中国家负责生产,而以美日欧为代表的西方负责消费,享受好日子;在该结构下,西方尤其是美国只保留部分高精尖产业,以控制发展中国家,整体走上了去工业化、转向金融化的发展道路;其最根本的代表就是以美元、欧元、英镑、日元为代表的国际货币体系。

说白了就是西方美日欧这几个村子,根本不想再干活了,都希望通过给全世界烂打欠条来换取发展中国家、尤其是中国海量的实物财富来消费;而广大发展中国家,则大量持有这些欠条放在家里,这便是外汇储备;你想用他们打的欠条买高科技,不好意思不卖,你不想收他们的欠条,不好意思不行,它会派军队过来揍你;他们逼得你只能买他们的另一种欠条,即国债;而从全球经济的角度看,是西方构建了一个全球性的资本主义社会,美日欧是资本家,发展中国家都是劳工;过去几十年来的全球经济模式,是美日欧通过超印货币和不等价贸易,攫取巨额财富,再通过西方无限制的消费来拉动全球经济增长。

西方需求走向枯竭

如今全球旧秩序已难以维系,其根本就是原有经济模式趋于崩溃,而其表现则是欧美日需求濒临枯竭,并且完全无解;我们还是从上述推动经济增长的3个方面来分析。

欧美日向来都是全球的主要市场,原因就在于西方民众非常富有,他们拥有充足的可支配收入,因而可以大肆购买各种工业制成品;这种高收入来源于三个方面,一是其占据了大量的高价值岗位,使得劳动价值产出比较高,二是推行寅吃卯粮的超前消费,三是金融霸权红利;而随着西方大面积去工业化,大量高价值岗位已经流失,使之失去了高收入来源;这迫使得西方民众不得不进行举债消费,从而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;如今,超级通胀正席卷西方,美国已经连续一年超级通胀,近一个季度更是高达8%以上,欧盟6月通胀也升到了创纪录的8.6%,而高通胀正是吃掉消费能力的巨兽;因此,西方的超级通胀,将把原本就普遍背负沉重债务的西方人,更加快速地推入赤贫,完全失去消费能力;而之前原本西方可以通过金融霸权从他国吸血,用以补贴消费,但随着中俄领导全球起义,这种霸权红利也在迅速消失;因此,整个西方的内需正在迅速走向枯竭。

此前,西方除了超强的内需支撑外,就是掌握着大量的高端产业链,通过高技术产品的工业剪刀差,与发展中国家进行不等价交换,从而攫取巨额的利润;但是随着中国科技工业实力的崛起,不断抢夺西方产品的市场,不仅占据了全球中低端市场,更是在中高端市场上站稳了脚跟,并向西方最后的几个优势阵地发起冲击;西方最后的出口能力,也受到了中国产业的严重挑战;因此,美国才动用国家力量拼命围剿中国高科技企业,但即便如此,这也仅仅只是迟滞一下中国的攻势,根本无法扭转大局;本来西方还有点高科技可以出口,可它们宁死都不肯出售;因此,西方期望通过出口来拉动经济已几乎不可能,其出口额和利润额,一定会在中国产业的挤压下,不断萎缩。

既然内需和出口都已不堪重负,那么西方国家能否通过增加投资来拉动经济呢?像拜登就推出了6000亿美元的基建计划;不过不好意思,基本等于做梦,原因是西方国家早已债务如山,美国的国债已经高达GDP130%,欧盟平均负债率近100%,日本更是高达253%;如此高的负债率几乎连利息都已经支付不起,哪来的钱进行大规模投资?况且,我们在前面已经做过分析,作为资本主义国家,即便其实施大规模投资,这些钱也是悉数落入各级资本家手中,他们会将这些钱吃得毛干爪尽,广大的民众不可能获得收入增加,从而进入消费流通;因此,西方通过投资来拉动经济,本身就无法建立正常循环,因此,投资这条路铁定更走不通,所以西方国家需求枯竭已经毫无悬念。

发展中国家需求萎缩

我们在《中国 将是未来全球唯一的大工业国》中曾提到,市场大小并不单纯取决于人口,而是整体购买力;发展中国家尽管人口众多,但都很贫穷根本消费不起大量的工业品;而与此同时,由于发展中国家基本没有自主产业,大多都是依赖西方,或者是作为西方产业的配套而存在;因此,当西方市场需求枯竭后,势必导致西方企业的产出锐减,而作为上游配套也必将跟着萎缩,从而大幅裁减工作岗位,即使暂时岗位得以保留,薪资也势必降低至少不会增长;如此,整个发展中国家民众的可支配收入,必然大面积受到负面影响,使得原本就非常狭小的市场更加狭小;从而夹杂在全球经济萎缩大潮中,被动地成为推波助澜者。

需求萎缩后发展中国家就会更加依赖出口,但面对的是相同的问题;当西方国家整体市场已经萎缩后,对各种物资的需求总量必然减少,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大量出口西方的产品,其实主要构成便是跨国公司,当他们自己都在萎缩的情况下,出口当然也会锐减;因此,发展中国家不仅无法通过出口提振经济,甚至连能不能出口都没有发言权;出口都指望不上的话,那严重缺乏财政收入的发展中国国家,又哪来的资金进行大规模投资?因此,他们面对经济危机唯一的路就是躺平,任由社会动乱甚至发生暴乱,国家陷入一片动荡民不聊生;当前,像斯里兰卡、秘鲁、以及一些非洲国家,随着经济停滞物价飞涨,已经入了动乱之中。

中国做不了救世主

在全球陷入一片衰退动荡中时,中国是全球仅有的可以保持稳定和增长的主要经济体,但是中国做不了救世主;原因就在于中国目前的经济还是国际国内“双循环”模式,尤其是内循环,从疫情爆发正式提出,也不过才刚刚2年。

2021年中国内需、出口、投资对经济增长贡献率分别为65.4%、20.9%、13.7%;虽然中国的内需已经看齐美国,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,但首先以中国的消费规模,远远不可能填补欧美日整个西方需求的巨大缺口; 其次,中国的出口贡献依然达到20.9%,而中国的前5大贸易伙伴分别是东盟、欧盟和美日韩,可以看到西方市场仍5占其4,贸易额也是东盟的3倍;因此,中国的出口受西方消费枯竭影响还比较大;此外,在中国还有大量的外商投资企业,有相当比例的工作岗位是由外资提供,也就是说,中国内需的一部分也是由与外资相关岗位所产生,另外还有一部分为外资企业配套的企业岗位;因此,等同于中国相当的出口比重以及内需比重,将受到西方消费枯竭的负面影响;因而,中国在全球性经济危机中也难以独善其身,更做不了救世主、

中国做不了救世主,但中国自保则绰绰有余;这首先就在于中国当前的内需对经济增长贡献已达65.4%,而且消费总额更高达40万亿,这将是中国抵御全球经济衰退的核心支柱,有如此巨大的内需支撑,中国足以通过内循环保持基本的经济运行甚至增长;此外,中国还有13.7%的投资贡献率,再加上部分出口,已完全能够拉动中国经济保持在增长区间;与此同时,中国大力推进的“一带一路”已初具规模,这些国家进一步融入中国经济循环之后,也会带来一部分的需求空间;因此,可以说,全球经济危机即便明天就全面爆发,中国也有足够的力量抵挡危机海啸的冲击;我们面临经济海啸将和面对疫情海啸一样,都将成为危机汪洋中的“诺亚方舟”。

世界经济危机催生大规模战争

为什么要发生经济危机?那是因为供需发生了尖锐的对立,巨大的生产能力和枯竭的需求同时存在,当这种矛盾无法调和时,大规模的经济危机便必然发生;而导致这种矛盾发展到不可调和程度的原因,则是因为资本催化下的生产组织,也就是企业已经扩张到了极限;当整个经济产业已经被众多资本家企业瓜分殆尽后,资本的扩张和生产的扩张就会戛然而止,全社会的经济产业也就在这种既有的结构下,形成僵尸结构;但这种极限结构是极不稳定的,也是不可持续的;因此,大规模的经济危机便随即发生,经济危机的根本作用就是摧毁原有的生产体系,使得大量的企业破产、大量工人失业、大量资产贬值;当整个原有经济结构被彻底摧毁后,新的企业开始重新诞生并成长,新的资本重新获得扩张机会,空白的市场使自由竞争回归,大量的工人重新找到工作,整个经济产业开始了新一轮的循环。

但是,经济危机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,尽管其不可避免但没有人愿意经历,更不会坦然接受;因此,一旦爆发经济危机如无解决之法,必然会导致社会动乱,轻则政府垮台重则爆发革命;因此,任何国家都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蔓延;于是,对于手上还掌握着强大军事机器,骨子里又流淌着海盗血液的西方,在内需出口投资都失效后,就会走上法西斯道路,将整个国家的经济转向军需生产,从而意图通过发动大规模战争来转移危机;当前,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已经迫在眉睫,其规模和影响将远远超过1929~1933年大危机;原因就在于尽管当年的危机催生了德意日法西斯,但还有美英法可以对其有效制衡,尤其是还存在一个强大的苏联;而如今,全球性的经济危机,将囊括美日欧在内的整个西方,虽然有中国这个第二大经济体存在,但力量远远不能与当年的英法美苏相提并论。

因此,本轮世界性经济危机一旦爆发,必将是史无前例;面对500年来西方即将落幕的前景,整个西方绝不会接受这样的宿命,必然会采取一切手段,尤其是战争来解决问题;1929年的大危机催生了德意日法西斯,未来的世界大危机,催生的将是美日德法西斯;而且不仅仅是美日德,而是以美日德为首的“五眼”、中西欧、外加以色列、韩国在内的一个庞大的西方法西斯;这才是未来全世界要面对的真正的敌人;如今,在美国的客观授意下,德国和日本已卸下了二战枷锁,在其内在的极端的狂热中,已经大规模增加军费,并开始疯狂扩军备战;而挪威瑞典也在一波三折之后终于加入北约,北约下一步目标就是拉日韩澳新以入伙;如此,一个完整的西方法西斯军团就将成型,而一旦世界经济危机爆发,那么,美日德法西斯就会立刻露出狰狞的面目;倘若以中俄为首的东方集团,不能遏制法西斯的冲动,那么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浩劫就将不可避免。

在世界性经济危机已经大概率即将发生的当下,中国当然首要的就是继续夯实以扩大内需为核心的内循环,大力推动自主新兴产业集群构建,同时更要积极快速扩充军备,必须让自己掌握正义之剑,用正义的暴力遏制邪恶的暴力;而作为个体,首先建议大家迅速将资产从西方撤回国内,避免被饥饿的西方暴力抢劫;其次,不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要尽量减少自己的负债,最好是零负债,如此,才能具备强大的抗危机能力,从而蓄势待发;危机中最要紧的便是存活,一旦危机过后,那将是一个遍地黄金的世界,希望我们的国人都能把握住这个千年不遇的天赐良机,共迎美好未来、共享盛世中华。




    友情链接
    环球彩票平台,环球彩票官网,环球彩票网址,环球彩票下载,环球彩票app,环球彩票开户,环球彩票投注,环球彩票购彩,环球彩票注册,环球彩票登录,环球彩票邀请码,环球彩票技巧,环球彩票手机版,环球彩票靠谱吗,环球彩票走势图,环球彩票开奖结果

    Powered by 环球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